【洛卡】Don't cry(一发完)

有一点小帅:

借用电影背景和人设,时间线在他们战败后前往洛丹伦的途中。PTSD洛,处男小卡(其实就是一块肉


关键词:野战,伤痛与治疗


 


***


 


树丛里有一只鸟。


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那就是一只普通的鸟,并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幻术。说起来,这附近也没什么像样的法师了。


他最近有点紧张过头了。他得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洛萨的情绪状况不太稳定,当然外人是看不出什么异样的,士兵们早就见惯了他们的指挥官不着调的一面,但无论如何,他们近乎虔诚而盲目地信任这个男人,在失去了莱恩国王和守护者之后,安度因·洛萨,俨然成为了整个暴风城的精神支柱。


身后树丛里又一阵响动。


他屏住呼吸。


蓝色的能量光球在掌心里迅速凝结,但对方太快了,几乎一瞬间就紧紧捂住了他打算念咒的嘴。动作娴熟利落,带着扑鼻的酒气席卷了他所有感官。


背部撞进一具坚实的胸膛。没穿铠甲。


他松了口气。


手心里的攻击术能量光晕很快消失。


“早起的鸟儿想飞去哪里?”


男人贴着他耳廓呢喃,用吟唱诗一般的戏谑语调。嗓音沙哑,低沉,像漫不经心。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行径让他有点搞不清对方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在耍酒疯。


他稍微挣扎了一下。


战士的体格和力量让他丝毫挣不开禁锢。他也没打算能轻易挣脱,只想提醒对方,放开他。


至少放开他的嘴。


“……您已经戒酒了,阁下,您昨天答应过我的……”


他气喘吁吁,话说到一半,就被抓住肩膀像拎小鸡似的转了个圈面对着洛萨。现在他总算看清了男人的眼睛。树林间晨光微曦,有沼雾弥漫,洛萨冰蓝色的眸子里血丝密布,有种茫然深邃的狂热和……哀恸。


他闭上嘴。


因为洛萨用拇指按在他唇上,认真地说,嘘……


“别对我念咒,kid.”


最近几次的反复发作已经让他开始摸清了洛萨的犯病流程,好吧其实,每次都不一样,比如上次他被勒令不允许直呼洛萨的名字,但上上次又因为使用尊称而惹恼了这位指挥官大人。不管怎么样,有一点绝对是万无一失的,那就是洛萨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没打算念咒,您可以……”


“你给瓦里安变了一朵雪花,昨天晚上。”


“哦,是……是的。”


他眨了眨眼睛,努力跟上洛萨的思维节奏。但接下来,洛萨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一种介于小鹿和豹子之间的眼神盯着他看。一只手仍然抓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已经从嘴唇移到了他脖子后面,像是无意识的慢慢摩挲着。


不要跟一个酒鬼讲道理,卡德加。


他给自己打气。


然后小心地在手里一点点搓着光球,尽量不要带动身体的其他部位,因为他还被人抓着肩膀一边摸着脸呢。隔太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勉强够他一只手犹犹豫豫地钻上来。


那是朵真正的玫瑰花。


红色,还带着新鲜的露珠。


希望他没有会错意,也没有办错事。卡德加觉得他紧张得快要昏倒了,如果洛萨再不说点儿或者做点儿什么。也许有些事永远是他搞不懂的禁忌,比如称呼,比如魔法,比如拥抱。他陪伴洛萨的时间远不如莱恩和麦迪文他们,在这个男人眼里也许他永远只是个孩子。


但他想保护洛萨。


就如同洛萨和麦迪文想要保护莱恩国王那样。


也许……不一样。


玫瑰花几乎碰着洛萨的下颌,可他没办法挪开一点,因为另一边的花瓣也快要碰上他自己的嘴唇了。他看见洛萨低头咬住了一片沾着露珠的玫瑰花瓣,舌头卷进去,慢慢地咀嚼。


那双能让人溺毙的蓝眼睛始终盯着他。


“饥饿,干渴。”


花被抽走,随手插在了他胸前的法袍扣针上。


“疼痛,受伤和死亡。”


他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小步,让自己能背靠着身后树干。


“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我的守护者?”


他根本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他必须用全部的精力来控制自己不会腿软,滑坐到地上,或者下意识的发动攻击术把眼前的男人轰到树林外面去。好吧,是洛萨,即使喝醉了头脑不清醒可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那还是洛萨。


他绝不会对洛萨动手。


可是老天啊(圣光在上),他那玩意儿还要留着撒尿和……和……和暂时不清楚有什么用处但肯定是有用处的!


裤子被粗暴地拽下来,他近乎惊恐地低头看着跪在他面前的洛萨,生怕对方会像咬玫瑰花瓣一样把他身体的某个器官也一并咬掉。然而他更惊恐地发现,他那里已经硬了。




以下进入老流氓视角VR走起







评论
热度(96)
  1. MiaoMiao有一点小帅 转载了此文字

© Miao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