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个现代甜饼

妈呀太可爱了!

Berial_指尖渡鸦:

图是咖啡木木的。


大学教师卡德加,讲中古英语文学,每天上课就是贝奥武甫啊,乔叟啊,咒术歌啊之类的
他年轻,所以上课气氛特别欢脱,会用真的考据过的中世纪英语语音给学生念这些作品,要是讲罗宾汉或是神迹剧,还要演一演



【图片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斜的了……抱歉了,各位的脖子】
麦迪文是研究中世纪德语文学的。特别出名的就是严肃,毒舌,腹黑,通过率低,作业难做
他俩都知道对方的存在,卡德加还没事儿旁听过麦迪文的课,但是没有正面打过交道。
卡德加新学期要讲中世纪咒术歌,想联系当时的德语和法语咒术歌讲一下英语咒术歌的来源和发展
他就给教中古德语文学的麦迪文和教中古法语文学的莱恩都写了邮件,问他们能不能给他一点阅读建议什么的。莱恩特别爽快地给他发了一个长长的书单,还很亲切地告诉他这些书校图书馆都有。麦迪文写了一封长长的邮件,说卡德加这个思路没有意义,讲英语咒术歌就行了,没必要把法语和德语的扯进来,容易分散学生的注意力,让他们抓不住课上的重点
卡德加不同意,但他很感激麦迪文愿意想得这么周到。他也回了一封长长的邮件,说了自己觉得这样有必要的理由,最后用跟前面的信完全不同的口吻写了一句话,大意就是:你不告诉我就算了,我也懂德语可以自己查哒!
麦迪文看了就笑了。想了一下卡德加的年纪,觉得前面特别冷静外交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最后这句可能才是他真实的脾气
他就对这个年纪很小就讲课的小博士有点好奇,跑去旁听卡德加的中古英语文学课,想看看他要怎样讲咒术歌。前三十分钟都很好,卡德加讲了一下咒术歌的分类,用途,来源和变化,也像他计划的一样,提到了德语和法语的咒术歌,还给列了一个书单,建议有兴趣的同学做扩展阅读。之后,他突然要求所有学生关上手机和所有的拍摄设备,不许拍照录影录音。大家兴高采烈地照办,还有几个特别活泼的半真半假地抱怨卡德加太害羞。麦迪文一头雾水坐在后排,不知道这些人要干嘛,就听见卡德加在台上说巫师唱咒术歌的时候一般要配一些肢体动作,不过这些动作究竟是什么,现在已经不可靠,只有一些猜测
接着,他在台上手舞足蹈地用现代人根本听不懂的中古英语开始念咒
麦迪文完全不知道如何评论他这个举动。学生们倒是都挺喜欢的
下课的时候,麦迪文专门跟在一队问问题的学生后面。等学生们把问题都问完了,他就上去了。卡德加见了他一愣,然后脸就红了,问他是来听课还是偶然路过。麦迪文说听课。卡德加脸上的表情变成了羞愤欲死,麦迪文安慰他说没事,看起来跟真的施法一样一样的。卡德加更红了。




之后,麦迪文在学校里见到卡德加就故意远远地对着他学他在课上做过的施法的手势。卡德加开始一两次还会脸红一下,后来就彻底放弃了,跟麦迪文对着做。莱恩有一次跟麦迪文一起去餐厅,在学校操场旁边远远碰见卡德加。就看见麦迪文对卡德加做了一个挽手的姿势,卡德加回应了一个抖手。他们这样玩了几个回合,卡德加指了指表,挥了下手就往教学楼跑。之后去餐厅的路上,麦迪文一直笑眯眯的。莱恩心情复杂
文学院的几位教授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内部的小酒会,莱恩考虑到麦迪文和卡德加看起来关系好,就把卡德加也叫上了。卡德加和洛萨一拍即合,一个用比伯打榜歌的调子唱亚瑟王之死,一个拿霉霉新歌的旋律唱惠特曼
莱恩和塔莉亚也参与进去闹腾,麦迪文趁他们玩得开心,跟杜隆坦吃掉了所有的鱼子酱和龙虾冻。后来被其他几个人抱怨了一个晚上。大家肚子里都是各种语言的书,损起人也都高大上的要命。文学系的各位玩得很开心,被杜隆坦拉来的教数学的奥格瑞姆大半听不懂,开手机功放性手枪,大家都会唱也都蛮喜欢这个乐队,嗷嗷嗷地跟着嚎。这次酒会算是他们几个开始小聚会后最欢脱的一次
闹了大半夜,大家准备各回各家。其他人都开车,只有卡德加一个是骑自行车来的。看教授们盯着他的爱车看,卡德加巴拉巴拉给大家介绍了一下这个自行车的配置,性能,优缺点,还说已经在攒钱准备换个更好的。麦迪文问他骑回去要多久,卡德加兴高采烈地说一个半小时。大家一起哦了一下,麦迪文就说我带你回去吧,刚好顺路。卡德加说没事儿,他刚吃了好多甜食,骑车回去减肥。麦迪文教授多年来第一次尝试勾搭人,就被如此直白地堵回来了,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哦了一声,去开自己的车。他的那群损友跟在他旁边嘿嘿嘿,卡德加搞不清他们为什么嘿嘿,就迷迷糊糊地跟着一起嘿嘿。之后跟他们到了别,蹬着他的自行车嗖嗖嗖地走了交流得多了,麦迪文发现,卡德加喜欢自行车,喜欢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摇滚音乐;偏好看西欧经典小说,也对日本本格推理小说情有独钟。一旦讲起来他喜欢的东西,眼睛都是亮的,能滔滔不绝地讲一天。


他们有次一起在学校的餐厅吃早午餐,卡德加从茶在欧洲的传播说到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成瘾性药品,又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为各国情报机构的吐真剂研究而导致的文艺界迷幻剂风潮…他讲啊讲啊讲啊讲,麦迪文都喝下去四杯咖啡了,他还在讲。麦迪文看看表,想起来他下午还有个讲座,收拾收拾就该走了。接着他突然发现,卡德加说这么多,其实一直在变换话题。他福至心灵,想卡德加有可能是想跟他多待一会儿才说这么多。他当机立断,说他下午还有事,现在该走了,趁卡德加还没说话,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问他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卡德加扑过来吻他,然后说好。


晚饭气氛很好。但卡德加很明显是听了什么人的建议,穿得正式的不正常。七月的晚上还是挺热的,卡德加穿着西装三件套等他,闷了一脑袋油亮亮的汗,手里还抱着一束花。


麦迪文觉得卡德加这样穿特别好看,但一看他那满脸的汗又忍不住笑,最后劝着卡德加把外套和背心放他车上,才没再热成狗。除此之外,那天晚上很完美


他们俩约会了一个礼拜,一起看了两场电影,吃了三次晚饭,打过一次通宵电话,各自听过一次对方的课,之后终于上了三垒。卡德加想象过很多次,在男友家留宿后醒来的情形,什么半睡醒中的清晨普雷啊,被饭香唤醒衣冠不整揉着眼睛去厨房之后厨房普雷啊,早上洗澡然后浴室普雷啊…但他从没想过被男朋友的女儿吵醒的情况


前一天晚上,麦迪文亲自下厨做了肉丸面。说是亲自下厨,其实他只煮了面,肉丸什么的是卡德加烧的。他们一起洗盘子,收拾厨房,看囧斯图的节目,之后麦迪文问起卡德加的减肥大业,卡德加很沮丧地表示还要努力,因为新裤子的裤腰还是有点紧。麦迪文一时好奇跑去戳卡德加的肚子,遭到反抗之后他俩开始打闹,最后他们在沙发上来了第一轮


第二轮他们坚持到了卧室。之后要不是考虑到卡德加第二天还有课,浴室里也许会发生第三轮。


卡德加是被巨大的开门声吵醒的。他在麦迪文怀里打了个哆嗦,睁开了眼睛,接着就听见有人喊着爸爸我跟你说地冲进了卧室


麦迪文用手盖住卡德加的耳朵,喊了一声出去。那个冲进来的女孩几乎同时喊卧槽老头你干了啥?!不不不不别说我不想知道!!!





麦迪文先起床穿衣服,他收拾好之后问卡德加早饭想吃什么,还叫他不要担心,那个是他女儿,他会处理。卡德加磨磨蹭蹭地穿衣服,什么都穿好了,发现裤子不在卧室,前一天晚上丢在沙发变了。他就小跑步出去,拿到裤子再小跑步回卧室穿。一切都弄好,他来到餐厅发现麦迪文和一个挺好看的女孩相对而坐,人手一杯咖啡。卡德加坐卧不安地吃完饭就告辞,麦迪文要送他被他拒绝了。于是,麦迪文当着他女儿的面拉着他的胳膊亲了他好一会儿才放他走。


下课之后卡德加打着嗝一脸镇定地回答学生的问题,被嘻嘻哈哈地打趣了好久。好不容易把学生们都打发走,麦迪文的女儿就过来了。卡德加觉得他要主动一点,就一边打嗝一边请麦迪文的女儿去附近咖啡厅坐一坐。


卡德加对爱情生活幻想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怎样和对方的小孩打交道。这次对方的小孩比他还大,情况就很尴尬。不过因为麦迪文说过他会处理好,他也就不方便再做什么。有时候,生活就像狗血剧。卡德加某次上课讲道德剧,正声情并茂地演被凌辱的少女宽恕罪人的段子,麦迪文的女儿就从后门进来了。卡德加刚开始没看见,演到一个特别煽情的段落正扭扭捏捏地哭,就瞟到那个女孩子了。吓得他一下就停了,然后因为岔气开始打嗝,后半节课就是在他的打嗝声中度过的


去了咖啡店,麦迪文的女儿就说了一下名字,然后说就我爸说他爱你。卡德加瞬间觉得被击中了恋爱心,立刻打着嗝表白说他也爱麦迪文。接着喋喋不休地讲他是怎么见到的麦迪文,怎么喜欢上他的,为什么喜欢他…之类之类。最后说结论,他现在真的很爱麦迪文。迦罗娜就静静看着他说,之后哦了一声,问他说介不介意她要个蛋糕。卡德加马上说不介意。他忐忑地看迦罗娜吃完蛋糕喝完咖啡,心情之紧张溢于言表。迦罗娜擦了一下嘴,表示她要走了。卡德加觉得莫名其妙,迦罗娜接着说她就是来看一下他上课,她爸说她见过他上课就会喜欢他的。现在任务完成,她也该回去了。 


卡德加基本没太明白迦罗娜到底是来干嘛的,既没有作妖促进他和麦迪文的感情,也没有激发‘麦迪文解救爱人于刻薄女配之手’的支线剧情。他百思不得其解,那天睡前把他的疑问跟麦迪文说了。麦迪文就笑,说他年纪轻轻怎么学了一身书呆气。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个原因,迦罗娜就是应她爸的请求去看看他。卡德加问看了之后呢。麦迪文说还有什么之后啊。她喜欢你很好,她不喜欢你也没什么影响。他女儿还不至于无聊到要管她爸爸跟谁在一起。卡德加还想问,麦迪文亲了他一下不让他说话了。看到他脸上的表情,麦迪文笑了几声,又亲了他一下。说快睡觉,明天早上还要上课去。然后问他第二天要教什么,卡德加说要教高文爵士和绿衣骑士。麦迪文又问他准备演哪段,卡德加说目前有两个选择,到时候看情况选一个。麦迪文说好,伸手环住他的腰,顺手捏了一下他的肚子。卡德加抓过麦迪文的手咬了一下,往麦迪文怀里凑了凑,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是不是甜的要哭了,只想跪下来花式抱太太大腿求投喂

评论
热度(55)
  1. MiaoMiao月出北兮ᝰ指尖渡鸦 转载了此文字
    妈呀太可爱了!
  2. 魂-球兒月出北兮ᝰ指尖渡鸦 转载了此文字
    甜!!!!!

© Miao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