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镇【洛卡】

超级可爱!!!!

星界旅行者:

*护犊子的大法师麦迪文和他的年轻学徒卡德加云游艾泽拉斯搜集魔法物品的冒险故事。


*有CP,相信我


 


雨夜,森林静谧而安详,只听得见雨水从黑漆漆的树枝滴落的声响。除了守夜人的火把,路上看不见一点光亮。


有人敲响了血鸦旅店的大门。


老板史密茨抱怨着从温暖的被窝起身。也许是错过了落脚地的商人,不得不在这个时间才找到一处栖身之所。


门外站着两个人,雨水从遮住大半张脸的兜帽边缘滴落下来,两匹马儿在他们身后打着响鼻。


“不好意思,请问还有空房吗?”站在前面的人揭开兜帽,露出一张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圆脸,留着一圈稀疏的胡子,就像是小孩子为了让自己显得成熟而做的努力。


怎么会没有空房,反正除了偶尔经过的商人,总是急急忙忙的冒险者们宁愿半夜在乌鸦岭和死尸为伴也不会住在旅店里。


“请进吧。”史密茨做了个手势,大声喊着小厮将客人的马送去马厩,自己转身去给壁炉生火。等他回过头来,另外一个人也放下了被雨淋湿的兜帽。


这个人要年长一些,一头长发束起在脑后,两鬓有一些斑白,但面孔似乎又没那么大年纪。史密茨看不出他的具体年龄。


跟年轻人身上普通的羊毛斗篷不同,年长者的斗篷装饰着鸦羽,织满了暗色的花纹,一看就价格不菲。大概是哪家的贵族老爷和他的侍从吧。


年长者头也不转的松开手中那根巨大的手杖,他身后的年轻人行云流水的上前接住,似乎已经非常习惯了。


“请给我们两个房间。有别的需要卡德加会去找你,除此以外请不要打搅。”年长者的声音优雅平和,却又带着不动声色的自傲。


“需要准备晚餐吗?”


“今天就算了。”


史密茨走上楼,给客人们开了两个相邻的房间,接过叫做卡德加的年轻人递来的金币,足够一个月的房费。


“我们会在这里多住几天,剩下的钱也不必找给我们了。”卡德加慷慨的说。


年长者已经进了房间,卡德加对史密茨点点头道别,然后跟了进去。


史密茨竖起耳朵,听见里面传来的对话。


“您要休息了吗?老师。”


“我今天很累,卡德加。还有,我说过叫我麦迪文。”


“好的,麦迪文老师。”卡德加乖乖的回答。


麦迪文?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但史密茨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作为一个消息灵通的旅店老板,偶然听过某个名字也不奇怪。史密茨摇摇头,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史密茨没见着那个叫麦迪文的人,倒是卡德加一大早就来到楼下,热情的跟大家打招呼。这孩子看上去最多十七八岁,笑容纯真,一双大眼睛总是带着无辜的神情,让人不知不觉就想信任他。


在桌边坐下来吃早餐的时候,卡德加突然问道:“这镇子上总是有很多守卫吗?”


史密茨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他顺着卡德加的视线向窗外望去,几个守夜人正在换班。


“那不是守卫,那是守夜人。”


“可现在是白天。”


“在这森林里可看不出来。”


虽然已经到了清晨,雨也停了,但高大密实的树冠挡住了阳光,整个镇子还是笼罩在一片阴沉沉的光线中。


夜色镇,镇如其名。


“所以你们才需要守夜人?”卡德加问道。


“不不不。”不知道为什么,史密茨就是什么都想告诉他,“以前是没有的,差不多半年前,森林里出现了别的东西。”


“别的……东西?”卡德加重复道。


“不知道是什么,没有人见过。”史密茨挥挥手,“好几个冒险者在森林里被大卸八块,亚伯说是野兽干的,可这森林里的野兽只有狼,狼可干不出那么凶残的事。话说回来,你们昨晚摸黑过来,没有遇见什么东西吗?”


卡德加摇摇头。“那些人死在什么地方?”


“我想想,最开始那个在北边的河岸,阳光树林发现了两个,乌鸦岭有一个,距离最近的一个在镇子的墓地里。”那几乎涵盖了整个暮色森林。


看到卡德加的表情,史密茨安慰道:“放心吧,只要别去外面乱跑,镇子里还是很安全的,有守夜人在呢。”


卡德加对史密茨感激的笑笑,史密茨不由得心花怒放。


“请帮我准备一份早餐,我会自己送到老师的房间去。蛋要七分熟,咖啡里不要放酒。”


“好的好的,马上就来!”


 


卡德加端着早餐进了麦迪文的房间,麦迪文早已穿戴整齐,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翻看一本书。卡德加将早餐放到桌上,发现书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精灵语。


“怎么样了?”麦迪文问道。


“老师说的没错,这里是有什么东西,但是旅馆老板说不清楚。”


“麦迪文。”麦迪文抬起头来看着卡德加,眼里满是坚持。


“好的……麦迪文……老师……”卡德加的脸上泛起一团红晕,麦迪文轻轻叹了口气,嘴角翘起摇了摇头,“他怎么说?”


“半年前开始森林里出现了危险的野兽把人大卸八块,但是没人看见是什么样的野兽。”看见的都死掉了。


“在什么位置?”


“好几处地方,我去看看也许能发现一些线索。”


“不行。”麦迪文坚决的反对,“这可能跟我们要找的东西有关,但是危险程度还未可知,在我准备好之前你不能擅自行动,知道吗?”


“是……麦迪文……”这一次卡德加吞下了老师两个字,麦迪文满意的笑了。


 


傍晚的时候,一小队士兵从西边的大路来到了夜色镇。他们穿着暴风城精锐的制服,领头的指挥官是个高大的男人,留着一脸不羁的胡须,脸上两道刀疤并没有破坏他的长相,反而给本来有些漂亮的面孔增加了某种沧桑的魅力。


天快要黑了,士兵们将马拴好,整队之后就吵吵闹闹的进入了血鸦旅店。


卡德加从晚餐上抬起头来。


麦迪文一直在他的房间研究那本书,整个下午卡德加几乎都呆在旅店的大厅,向本地人或是路过的冒险者打听森林里的“东西”,但真相依然云遮雾障。


看到这群从西而来的士兵,卡德加环视一圈,将目标选定在楼梯旁边的那桌士兵身上,他们一个很年轻,另一个是女性。


“你们好。”卡德加向两人友善的微笑,得到了同样友善的回应。“这里可不常见到暴风城的士兵。”


“例行巡逻而已。”年轻的士兵有些戒备的说道,女人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本来打算去西部荒野,可是听说最近森林里不太安全。”


“你知道乌鸦岭的那种东西?”女性士兵忍不住问道,年轻人在桌下踢了她一脚。


“聊什么呢?”指挥官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端着一杯啤酒斜斜的靠到桌旁。他的目光扫过两名士兵,停在卡德加身上。


“指挥官!”


两名士兵同时出声。指挥官对他们扬了扬下颌:“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


“是。”士兵们听从了指挥官的命令。女兵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卡德加似乎想说什么,却被指挥官的目光震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现在,我们来聊聊。”指挥官在卡德加面前坐下,“要酒吗?”


卡德加摇摇头,这家伙显然不好对付,但他必然知道得更多。


“你想知道森林里有什么。”


“暴风城的巡逻小队从西边过来,应该有什么消息吧?”


指挥官端起酒杯,上下打量了卡德加一番。“不管那是什么,都不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能对付的。”


居然被小看了,卡德加有点气血上涌。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脸已经涨得通红。


指挥官勾起嘴角,深邃的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卡德加。


“你很可爱。”


“什么?”突然改变的话题让卡德加有点手足无措。


指挥官凑过脸,在卡德加耳边暧昧的低语:“这样吧,你陪我喝一杯,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卡德加的脸更红了。他偷偷吟唱咒语,右手冒起一团魔法的光芒。


指挥官突然跨过桌子,将卡德加一把按在墙上,在卡德加有反应之前伸出一只手打断了他的施法——狠狠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对付法师我可是有一套的。”指挥官在卡德加耳畔说道。


一团白光打在指挥官身侧,将他撞飞出去,旁边的桌椅稀里哗啦倒成一片。


卡德加保持贴在墙上的姿势大口喘气。


指挥官从狼藉中爬起来,沿着魔法的轨迹去找罪魁祸首,却在看见攻击者的时候愣住了。


麦迪文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安度因·洛萨。”麦迪文语气平静,但在熟悉他的卡德加听来,那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麦迪文?”洛萨一脸震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麦迪文拾级而下,还拿着他那根巨大的法杖。“我不在这里的话,你会对卡德加做什么?”


“卡德加?”洛萨转过头去,“原来你叫卡德加,真是个好名字。”


卡德加想要捂脸逃走。


“你想对我徒弟做什么?”麦迪文走到洛萨面前。


“老兄,你从哪找到一位这么可爱的徒弟?”洛萨一脸痞笑。


麦迪文挥起法杖,然后洛萨将军就当着自己部下的面被一根棍子敲晕了。


 


麦迪文的房间。


“所以……你们是青梅竹马。”


卡德加看看左边一脸乌云的麦迪文,又看看右边拿冰块敷着额角的暴风城将军洛萨。


“没错,光屁股的时候就认识了。”洛萨对着卡德加眨了一只眼睛,立刻收到麦迪文一记白眼。


“现在你可以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们了。”卡德加对洛萨说。


“那可不行,会引起恐慌的。”


“早就引起恐慌了。”卡德加嘟哝道,“你没有看见外面的守夜人吗?”


“别卖关子了。”麦迪文出声,“你知道我们不是普通的冒险者。”


“你我倒是知道。”洛萨说,“卡德加呢?你舍得让他以身犯险?”


麦迪文沉默了,他看了卡德加好一会,才点点头说:“我信任他。”


卡德加开心的笑了。


洛萨撇了撇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我不保证就是你们要找的东西。”卡德加认真的点头。


“我在乌鸦岭失去了两个士兵。我们只是从那经过,突然之间他们就不见了。剩下的人找到他们破碎的尸体时,有人在附近看见了某种生物。据说那东西的脑袋像狼,两条腿走路,手上长着锋利的长爪子,有着超出野兽的智力。”


“这不像是艾泽拉斯已知的任何一种生物。”卡德加摸着下巴上的短须,“难道是被人召唤的恶魔?”


“这你也知道?”洛萨揶揄道。


卡德加的脸又红了:“我可是看过很多书的!”


“月神镰刀。”麦迪文打断他们。


“那是什么?”


“暗夜精灵的记载里,曾经有一位女祭司向月神艾露恩祈求打败恶魔的武器,然后她得到了一把镰刀。但给她镰刀的并不是艾露恩,被欺骗的女祭司用月神镰刀召唤出很多被诅咒的生物,它们直立行走,用狼的尖牙和利爪攻击暗夜精灵,最后女祭司也死在它们爪下。”


卡德加想起麦迪文最近看的那本精灵语写成的书。


“暗夜精灵?这种族不是在西边大陆吗?从来没人真的见过他们。”洛萨反驳说。


“有的。”麦迪文没有打算深入解释,“目前看来,暮色森林的怪物就是用月神镰刀召唤出来的。”


“你是说有人把那玩意带到了这里?”


“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了。”


 


卡德加在黑暗中醒来。


后脑勺传来剧痛,他伸手过去摸到一片粘腻,大概是血。卡德加坐起来,背靠在一个可能是墙的坚实平面上,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


知道月神镰刀的第二天早上,洛萨带小队回了暴风城,走的时候找借口抱住卡德加好几回,麦迪文的脸色简直可以用风暴来临形容。


然后麦迪文叫卡德加准备一下,两人一起去乌鸦岭调查情况。


卡德加在马厩外面等着史密茨给马上鞍具的时候,听见马厩背后的树林里有说话的声音。出于天生的好奇心,卡德加悄悄的走了过去。


那里正在争吵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镇子上的,卡德加曾经见过,史密茨提到过的那个叫亚伯的牧师学徒。另外一个则完全陌生。


“我早就叫你不要回来!”亚伯小声而急促的对陌生人喊道,“森林里出事之后,贪婪的的冒险者越来越多,他们迟早会知道你做了什么!”


“冒险者不足为惧,不是已经死了好几个了吗?”陌生人不屑的回答,“再说他们也找不到我。”


“万一引来了更加厉害的冒险者呢?!”


“只要你不暴露,谁又会想到是我做的?”


“你就在镇子外面大开杀戒引起别人的注意?真正的目标要怎么办?”


“只是一点小小的失控而已。还需要一点时间,等时机来临我会告诉你的,到时候你就离开这里别再回来。”


“我现在就想离开!”


“不,你还要帮我做一些事。”


“你要怎么……”


陌生人突然抬起手,阻止了亚伯的抱怨。


卡德加悄悄的往后退去,准备回到旅店。接着他的后脑勺就重重的挨了一下。


麦迪文这会一定气疯了,卡德加抱住脑袋呻吟了一声。


 


麦迪文确实是气炸了,但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旅馆老板跑来告诉他卡德加不见了,麦迪文立刻前往马厩,沿着卡德加留下的脚印,找到了他最后出现的地方。


麦迪文在树林的泥泞中捡起卡德加的披风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史密茨找来一张暮色森林的地图,麦迪文手握卡德加的披风扣低声吟唱,从他的指缝中缓缓流淌出蓝色的魔法,环绕在披风扣上。麦迪文将披风扣放在地图中间,然后仔细观察着。


地图上乌鸦岭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微弱的光点。


 


卡德加觉得舒服多了。后脑勺虽然受了伤,好在血早就止住,休息之后也不再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他回想自己学过的法术,念动咒语,手掌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球。


光亮首先照亮了前方崩塌的石块,然后卡德加看见石块下有一些凌乱的尸骨。他回过头,发现自己背靠着的是一具破损的石棺——他正在一座荒废的墓穴里。


卡德加扶着石棺站起来,墓穴原先的出口已经被人堵上了。这里面并没有墓穴特有的腐败气味,一定是早已被人打开,卡德加被扔进来后才又被封上。


光球突然小小的晃了一下,卡德加听见身后的石棺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半腐烂的手撑在石棺边缘,墓主人从石棺中爬了起来。它的全身挂着破烂的布条,七零八落的牙齿凶狠的暴露在空气中,眼睛的位置只有两个大洞,腐烂的鼻子在空气中不断嗅探着活人的气味。


一只食尸鬼。


卡德加立刻退到离它最远的墙边,他不敢熄灭光球,在另一只手上召唤出一颗火球。


“Shaaladora!”卡德加大吼一声,将火球招呼到食尸鬼的身上。食尸鬼被打得退后了几步,身上的布条燃烧起来,但那并没有阻止它,反而宣告了卡德加的位置。


食尸鬼敏捷无比的冲向卡德加,黏液从它无法闭拢的嘴巴里四处飞溅。卡德加赶忙召唤出一个冰环,以自己为圆心向外扩展,当它从食尸鬼身边经过的时候,将食尸鬼冻在了原地。紧接着一记奥术冲击,食尸鬼发出一声叹息般的惨叫,彻底被打散了。


卡德加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从食尸鬼的骨头旁通过。他发现石墙上被冰环碰过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裂纹。


 


麦迪文站在乌鸦岭墓地的中央,地图上光点的所在地,冷风拂过他披风上的鸦羽,目所能及之处都是死气沉沉的墓碑。


但这里绝不寂静,夜色中有着各种鸟兽的鸣叫,还有一些不像活物发出的声音。


麦迪文闭起眼睛,开始吟唱一段长长的咒文,他面前的地上出现了一道光圈,从光圈里冒出一只魔仆。麦迪文把卡德加的披风扣放在魔仆的胸口:“找到他。”


魔仆开始原地打转,然后向北飘去。麦迪文抬手打飞一只从草丛中窜出的食尸鬼,提起法杖紧紧跟上。


 


在石墙的后面,是另外一座墓穴的通道。乌鸦岭墓地太过古老,墓穴间彼此为邻,崩塌的墙壁将一座座墓穴连为四通八达的迷宫。


卡德加捧着光球,摸索着向前走去。通道的末端出现了一点光亮,卡德加立刻熄灭了光球,这一次为了保险,他给自己上了一个寂静法术。


通道的末端是一个大厅,从前应该是座家族墓地,但里面的石棺被清空了,放着一些书架和桌椅。墙壁上插着火把,有个人背对卡德加在桌子上做着什么。


大厅的另一条通道里传来刮擦的声音,一个生物出现在入口。开始卡德加以为是一只过高的豺狼人,仔细一看才发现它比人类要高出许多,全身披着黑色毛发,吻部比豺狼人要长,眼睛里还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它拖着两只长长的爪子,缓缓走了进来。


桌旁的人被吓得不轻,全身颤抖贴着桌子往后退去,卡德加发现那个人正是亚伯。


接着那怪物身上散发出晦暗的光芒,变成了卡德加见过的那个陌生人,站在亚伯面前。


“看看你的样子。”陌生人鄙夷的说。


“你没说过你变成了这样!”亚伯哑声喊到。


“副作用而已。”陌生人挥挥手,“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亚伯从桌旁退开,卡德加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桌上躺着一个怪物,准确的说是由人类尸体拼接而成的肉块,看上去缝合技术不怎么样,肢体间全是狰狞的疤痕。


陌生人满意的点点头:“那现在要怎么让它活过来?”


“还需要一样东西。”亚伯有点不情愿的说,“一颗人类的心脏。”


“我们抓到的那小子怎么样?”


“你不是把他扔去喂食尸鬼了吗?”


“去看看,也许还有残肢剩下来。”


卡德加摸摸胸口,打了个冷颤。


“要是什么都没剩下呢?”


“随便找个人杀掉,要不就……”陌生人眯起眼睛盯着亚伯。


“必须要我用咒语才能激活!”亚伯飞快的说道。


“搞定它。”一阵晦暗的光芒,陌生人再度变成了狼一样的怪物,往来的方向走去。“我在罗兰之墓等你。”


 


大厅里再度只剩下亚伯,和一具尸体。


“听说你需要一颗心脏?”卡德加突然出声,吓得亚伯差点尖叫起来。等他看清楚来人,那种惊恐转变成了惊喜。


“我不用再跑十几里地去杀个人了。”亚伯邪恶的笑着,他挥舞双手,一股暗色的光芒向卡德加袭来,卡德加立刻升起早已备好的护盾,将亚伯的魔法弹了出去。


“精神控制?嗯哼?”卡德加歪了歪头,“你已经被圣光抛弃了吗?”


亚伯惨白了脸,他飞快的绕到桌子后面,将尸体隔在自己和卡德加之间,急速的念起咒语。


“人类心脏只是让它听从我的命令而已,你就慢慢对付它吧!”亚伯转身向出口跑去。


尸体坐了起来,它的身上萦绕着不祥的光芒与符文,显然比食尸鬼要难对付得多。


好在行尸的速度很慢,卡德加的左手召唤出寒冰,右手出现了一颗火球,这是他某天灵光一闪想出的新法术,还没有实际演练过。


两颗元素合二为一,抖动着,发出危险的噼啪声。卡德加将魔法球向行尸推去,巨大的爆炸震得墓室墙壁开裂,泥土和石块不断下落。


卡德加顾不得看一眼行尸的情况,用披风捂住口鼻,向记忆中出口的方向跑去。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强光,一个人从墓道中飞出,狠狠摔倒在卡德加面前。


麦迪文拿着法杖的身影出现在蓝光中。


亚伯当然还活着,只是被麦迪文的魔法震到鼻青脸肿。他躺在地上惊恐的摆动双腿向后移动,眼睁睁看着麦迪文向他举起一只手。


奥术弹幕打中了卡德加身后的行尸,将它轰成一堆飞溅的烂肉。


“现在,你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吗?”麦迪文的声音如同上古寒冰。


 


事实非常简单,陌生人名叫奥比隆,是亚伯的哥哥。


十年前奥比隆因为伙同一群外来者在乌鸦岭盗墓,被驱逐出了夜色镇。他失踪了十年,直到有一天突然回乡,偷偷找到了亚伯。


奥比隆对整个镇子怀恨在心,他要用他带回来的奇怪镰刀毁掉整个夜色镇。而他深知亚伯的软弱,只要稍稍展示镰刀的威力,亚伯立刻俯首称臣。


当时机来临,亚伯的行尸会从大路袭击夜色镇,当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行尸身上时,奥比隆就会从另一边发动袭击。


如今亚伯和他的行尸都已经完蛋,但奥比隆绝不会就此罢手。


 


麦迪文和卡德加出现在罗兰之墓西边的山坡上,这里离夜色镇很近,却又非常偏僻。月光照在墓穴前方的一片空旷的平地上,没有声音,也没有火光。


卡德加与麦迪文对视一眼,若要进入罗兰之墓,必须经过那毫无遮挡的空地,潜行是没有用的。


“我们需要一些帮助。”麦迪文召唤出一只乌鸦魔仆,在它耳边低语了几句,乌鸦扑着翅膀飞向夜空。


“援军恐怕来不及了。”卡德加担心的说,“奥比隆说过时机已经来临,恐怕他今晚就会发起袭击。”


“那么就一起来吧。”麦迪文拾起法杖走向空地,卡德加坚定的跟在后面。


空气中传来令人胆寒的狼嚎,先是一声,然后从另一个方向传来附和,很快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响成一片。


几个黑影出现在山坡上,他们直立着,发光的双眼看着空地上的两人,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


罗兰之墓中传来群狼的嚎叫。


狼人从洞窟里蜂拥而出,山坡上的狼人也猛扑下来。卡德加的霜火箭打中最前面的一只,它倒下后,两只狼人填补了它的空缺。


麦迪文在地上设置了冰环,每一个踏足的狼人都被冻结在原地,麦迪文发出猛烈的奥术爆炸,留下一圈狼人的尸体。


然而他们每杀死一个狼人,就有更多的狼人出现。“不行,它们的数量太多了!”卡德加怒吼着,奥术弹幕分成三颗,分别打中了三只狼人。“奥比隆那个混蛋究竟做了什么!”


尽管麦迪文法力强大,狼人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最后卡德加召唤了一个大型护盾将自己和麦迪文罩起来,狼人们依然在蓝色护盾上抓挠、撕咬。


接着卡德加听见了呼哨声,一排守夜人出现在山坡顶上,弓箭对准了狼群。


狼人纷纷倒下,守夜人的攻击有效的削减了它们的数量,然而还是有狼人从罗兰之墓中不断涌出。


一名全副武装的战士骑着战马冲进了狼群。他避开狼人致命的利爪,灵活的从各个方向攻击狼人,毫发无伤的在卡德加的防护罩前清出一条道路。


战士砰的一声靠在法师的护盾上:“你好啊,小可爱。”卡德加听见头盔下调笑的声音,脸刷的红了。


“洛萨!”麦迪文大声喊着,不知道是生狼人还是洛萨的气,“你和卡德加进洞窟去!”


“你怎么办?”卡德加惊慌的看着麦迪文。


“我来拖住它们。你们去找到狼人的源头,阻止奥比隆!”麦迪文双眼发出猛烈的亮光,护盾转化为奥爆,炸飞了一圈狼人。“快去!”


洛萨一把抓住卡德加的手,拖着他跑向罗兰之墓。麦迪文用飞弹打中离他们最近的几个狼人,所有的狼人都咆哮着向麦迪文扑来。


守夜人的弓箭在山坡上为他提供了帮助。


 


洛萨和卡德加背靠背,用剑与魔法劈开几个零散的狼人,然后沿着它们出现的方向往洞窟深处探去。


“小子,你挺不错嘛。”洛萨赞许的声音从头盔下传来。


“麦迪文大师可不是随便收学徒的。”卡德加故意不去看他,“老师的信是送给你的吗?为什么你这么快就到了?”


“我回暴风城述职之后就赶回了夜色镇,傍晚时到的,只可惜你不在。”那会卡德加正被埋在食尸鬼的巢穴,而麦迪文出发去找他了。


“暴风城就没有洛萨将军要忙的事情了吗?”卡德加嘲讽的说道。


“保护暴风王国的边境安全也是将军的职责。”洛萨挥剑斩杀掉一只奔来的狼人,黑色的血溅在他银白色的盔甲上。卡德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羞愧。


“等等,小子!你受伤了?”洛萨掀起头盔,他握住卡德加的肩膀让他转向,目光落在卡德加后脑干涸的血迹上。


“已经没事了,还来不及处理而已。”卡德加几乎要溺毙在那蓝色的眼眸中。


洛萨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这时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洞底。


洞窟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飞溅的血迹,满地破碎的肉块,那恐怕就是奥比隆最后的遗留了。


一把漆黑的镰刀立在土中,刀刃处打开了一道时空裂隙,狼人们一只接着一只往外蹦。


“现在要怎么做?”洛萨问道。


卡德加蹲下来,开始念出一段咒语,洛萨举起剑警觉的护卫在旁。可是新出现的狼人都没有发现他们,争先恐后的向洞窟外冲去。


“麦迪文的压力一定挺大。”洛萨自言自语道。


从卡德加到镰刀的地面裂开了一道缝隙,魔法的光芒从裂缝中透出,镰刀脚下响起一声微弱的爆炸,镰刀倒了下去,裂隙随之关闭。


“就这么简单?”洛萨瞠目结舌。


“召唤术的条件是很苛刻的,只要情况稍许变化就会失败。”


“那家伙……”洛萨指了指地上的碎肉,“他知道这个吗?”


“他只是个普通的盗墓贼。”卡德加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学会使用的,但魔法物品不是普通人能随意驾驭的东西。”


卡德加上前捡起镰刀,脚步一个踉跄倒了下去。


 


洛萨坐在床前,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张双眼紧闭的苍白面孔。


“你总这样不腻么?”麦迪文在他身后说道。洛萨看见他面色铁青,显然也是没有休息好。


“你都没发现他受伤了。”洛萨轻声抱怨。他知道这不能怪麦迪文,夜色如此昏暗,卡德加又表现得如此正常。恐怕连卡德加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伤得有多重,当肾上腺素褪去,他才支撑不住倒地。


洛萨抚开一缕黑发,白色的绷带从卡德加额前绕过。


“洛萨将军什么时候变成怀春少女了?”麦迪文的语气中并没有调笑的意味,“医师们已经看过了,他的身体并无大碍,休息几天自然会醒来。”


“已经第三天了。”


“老板娘一直在照顾他。”


“平时又有谁会照顾他呢?”


麦迪文翻了个白眼:“安度因,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卡德加并不是温室里的娇花。”


洛萨望向墙边用符文布包裹的月神镰刀,眼前出现了卡德加战斗的身影。


“麦迪文。”洛萨看着自己的掌心,“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他了。”


 


卡德加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麦迪文关切的目光。


“老师……”卡德加喉咙干哑,立刻有一杯水送到嘴边,卡德加咕咚咕咚喝了半杯。然后他才看见扶起自己,给自己喂水的人。


“你还好吗?头痛不痛?还有没有眩晕的感觉?肚子饿不饿?”洛萨连珠炮的问道。


卡德加看着他的表情一片迷朦,洛萨心头升起不祥的预感,他慢慢的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卡德加问。


寒意爬上洛萨的背脊,他捏紧卡德加的臂膀,直到卡德加皱眉露出痛苦的表情。“你忘记我了?”


“我开玩笑的,洛萨将军。”卡德加轻轻的说,耳根泛起红晕。


麦迪文对洛萨耸耸肩,做出一个“我早就说过”的表情。


洛萨一把抱住卡德加。


“太用力了……洛萨将军……”卡德加在洛萨怀中呻吟,面色通红。


“安度因,亲爱的卡德加,叫我安度因。”


卡德加张张嘴,还是没法叫出口。


麦迪文在旁边轻咳了两声,洛萨只好不舍的放开卡德加。


“需要我提醒你吗?洛萨,他还是我的学徒。”


“你要带他走?”洛萨差点大吼出声。


“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还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卡德加轻推洛萨的胸膛,洛萨一把抓住那只手。


“也许我偶尔会回暴风城去看看你和莱恩。”麦迪文补充道。


 


恢复平静的夜色镇依旧暮色沉沉,三位旅人在镇子西边的路口道别。


“你一定要保重。”洛萨的双手扶在卡德加肩上,眼神认真,“发生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


卡德加乖乖的点头。


“现在谁才是你的好朋友了?”被冷落的麦迪文在一旁嗤笑。


卡德加再度涨红了脸,这一次洛萨终于忍不住捧住他的脸颊吻上卡德加的嘴唇。卡德加吓得魂飞魄散。


麦迪文掌心升起一团白光,洛萨赶紧放开了卡德加。


“你别想再见到我们了!”麦迪文对洛萨喊道。


“你答应过的!”洛萨小孩子气的回答。


卡德加傻在原地,手指抚上被洛萨偷袭的双唇。


“卡德加!”麦迪文在马上呼喊,卡德加回过神来,赶紧爬上自己的马背。


“麦迪文,你不会是真的吧?”洛萨有一点慌了。


“看我的心情。”麦迪文催马向前,卡德加看了一眼洛萨,像往常一样跟上他的老师。


等穿着斗篷的两个身影从大路上消失,洛萨才调转马头,慢慢向暴风城的方向走去。


 


 


fin.



评论
热度(125)

© Miao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