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親吻。

all卡大法好!

幻夜殘月:

※吃我all卡!!應該有蘇?做好隨時會被刪掉的準備_(:3 」∠)_
※洛薩那段時其實在打瞌睡,一回神內容怎麼就變成那樣了???
※今天我生日,生日喔?留言陪我聊一下天嗎嚶嚶嚶!?


-----------------------


國王總是帶有極大的耐心與包容,他善於觀察人心,這點理所當然的被運用的很好,不動聲色坐在被堆疊的王位上看著正為前守護者辯解的年輕人,中途休會的時候他仍是蹙緊著眉頭,像是忍受不了這裡的氣息般獨自一人大步走離這個空間,萊恩轉頭望向爵士,而他朝著國王聳著肩無聲地開口:『公平競爭。』當然,『公平競爭。』他也無聲重複了一次。
然後起身離開鋪墊著白色柔軟毛皮的坐位,對一旁的衛兵擺著手意示留在原地後跟上卡德加的步伐,終於在一個陰影角落發現了悶悶不樂的年輕人。
他悄然的走到他身旁,沒有任何的慰藉因為明白現在的卡德加只是需要有人陪伴。
「…這件事不全然是老師的過錯。」
「麥德是個很好的人。」他同意。
接著又陷入一陣沉默,萊恩側過頭觀察卡德加的反應,他揉了揉卡德加的頭髮然後牽起他的手,手掌互相貼伏然後彎起手指交扣住五指,卡德加眨著眼看向國王用著大拇指緩緩摩擦掌心,他感覺像是羽毛在搔刮著,然後萊恩將手指湊進了嘴唇,在無名指的最底端指節烙下一吻,卡德加濃密的睫毛微微撲闔著在眼簾蓋上一層陰影,萊恩的另外隻手移上卡德加的後頸帶點指引的暗示往自己的方向靠近,然後覆上如同紅漿果般飽滿欲滴的唇辦,交疊的嘴慢慢廝磨,沒有太過急躁,這可會嚇壞單純的小羊。
舌尖舔過微微開合的雙唇然後輕含叼住。
觸感很溫暖,彷彿不敢太過放縱,萊恩一邊把舌頭探出再加深這個吻,兩人氣息不斷交融,直到小法師漲紅了臉萊恩才依依不捨的放開近在咫尺的獵物。
萊恩再度親了親卡德加有點嬰兒肥的臉頰,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


卡德加決定從現在開始討厭戰士,不管是哪一個!!
他渾身散發著不滿的情緒,臉上的陰沉是眾人可見。
卡德加用手臂的衣服擦著嘴唇,試圖想把剛才的意外…全都是狡辯!怎麼可能剛好跌倒就恰巧親到自己!? 把自己壓在身下,應該慶幸他身上沒有穿著盔甲而是普通的日常服飾?
「嘿,小鬼、我是說卡德加,等等!」 年輕人裝作沒聽見繼續加快腳步向前走,完全忘記有傳送陣可以用。
小跑著很快趕上沒有回頭的他,覺得像是在哄耍彆扭的小孩,說到這到現在還沒問這小傢伙幾歲了?
卡倫應該會跟他相處的很好吧。
洛薩用力拍向他的肩膀妨礙他人行走的自由,討人厭的洛薩爵士,卡德加快速翻著白眼惱怒想著,然後被一把轉向面對洛薩。
「卡德加,我為剛才的事情感到很抱歉。」突然認真的語調讓原本怒髮衝冠的年輕人感到一絲措手不及。
「呃、那個…」話馬上被打斷,「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決定要把我珍藏已久的寶藏給你!」
還未對他話中的詞感到疑惑,猝不及防之下又再度被吻住。
WTF!!!!!?
聽著周遭眾多的倒吸聲,卡德加覺得就算是把這個國家的爵士變成一隻羊,然後剃光全身毛皮,在用那團毛編製成羊毛毛衣給裸奔的動物穿也不足平復內心怒火。
快喘不過氣來而推著胸膛意示他,卻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最後被放開的時候只能大口喘氣憑藉他的手臂力量支撐站立,然後等到可以站穩時一把推開他。
小法師的眼中燃起除了怒火以外的幽藍光彩,匆忙傳送回卡拉贊的房間內把自己用棉被捲成一坨白團,不敢想像接下來的蜚短流長。
------------------------


終究還是無法逃避,已經過了好幾天都窩在法師塔不肯出去的卡德加終究還是得走出來面對整個世間。 而且已經好幾天沒遇到麥迪文老師,這樣也好,就不需要另外想謊話來欺瞞,雖然一切在他面前毫無遮掩。
拿起哨子召喚獅鷲的出現,現在能夠獨自一人騎乘駕馭,不過老師當時願意耐著性子親自教導,還能回憶起當時吹到耳廓的熱氣,卡德加難得腦中沒有想著困擾他好幾天的事物,輕咳了聲用手搧出風,想把臉上逐漸騰起的熱度給降低。
降落在王城預設的空地,獅鷲被安排到其他地方休息著,然後直徑地朝著腦海中的目的地走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今天這條迴廊感覺特別、安靜?
只有迴盪著卡德加一人的腳步聲,太陽仍高懸於天中,陽光透過淡薄的雲層照耀,一縷縷地灑落地面,也使得石磚反射出銀色亮光,但牆角的黑暗依舊深不可測,卡德加放慢腳步,雖然知道這古老而雄偉的主城有著良好的防護措施,特別現在又是處於當中的核心,想到這稍微放鬆緊繃的身子,下個瞬間一雙手從背對的陰影中伸出捂住小學徒的嘴,未來得及唸誦咒語就被徹底阻斷,失去唯幾可以反擊的手段,被向後拉扯一時重心不穩而背後碰撞到堵溫熱的肉牆。
伸手想要把遮住嘴的手掌拿開,轉動的臉頰掃過熟悉的羽毛觸感。
「年輕的信賴,」
在背後那人開口的當下就停止任何動作,卡德加稍微側過頭,嘴唇擦過來人的掌心,來人感受底下的柔軟還有呼吸帶來的熱氣,只要稍微低頭就能看見信賴捲曲的黑髮,傳遞而來的精神有著雀躍、不敢置信、歡喜,在全然的放鬆下還帶著一點點的袒忑不安,麥迪文想起自己來到暴風城裡所聽見的傳言。 他放開了手,摩挲他的嘴角,動作既緩慢又輕柔。
「我最近聽到了一些留言。」
小法師委屈的哼哼幾聲,他最近正為了這件事而頭痛煩惱,現在居然讓最不想知道的人給聽到了…會不會被認為自己損害老師還有卡拉贊的名聲!?然後就此被趕出卡拉贊,到現在屁股還是隱隱作痛…啊,好不容易解開的秘書藏在床鋪底下還沒看完,上面不小心滴上了墨水,希望我可以活著見到每天太陽,喔、天啊!還有向庫克請教研究一半準備給老師驚喜的菜譜!!短短數秒腦中銜接不上的思緒跳躍著,年長者大致讀取他的念頭決定忽略裡面的一些訊息,那些事情可以之後在算帳。
但看著年輕人容易一驚一乍的個性,星界法師明顯看見卡德抖動的肩膀,還沒開口解釋,小信賴感覺透著布料有雙手摸上腰帶,然後被鬆開。
等等我覺得我還可以再掙扎一下!!
來自一臉無生可戀的卡德加的遺言。
「等、等等,老師!」
差點喘不過氣來的卡德加按住老師的手,然後努力抓著滑落的褲子來捍衛自己的“隱私“。
「國王陛下還有…呃、其他人,已經快到約定的時間…」 「他們會等的。」
沒有在意被壓制的手指,麥迪文鬆開手一點一點地抽出,放棄而改為用雙手拉住褲頭的信賴下個瞬間就被老師抵在牆上,還來不及回神的卡德加呆滯抬起頭似乎疑惑現在的姿勢。 牙齒被毫不費力地撬開,入侵的舌尖抵過上顎齒根部舔舐牙齦細心的描繪每顆牙齒的形狀,最後方向一轉貼上粉色黏膜而閃避不及的舌尖被捲著玩弄 。
帶著牽扯的透明銀絲離開了宛如石化的年輕人,伸舌舔去然後好心的撿起落在地面的腰帶親手幫他繫上。


沒關係,反正來日方長,我親愛的信賴。





---------做好準備了嗎!?-------








--------吃我all卡play啦!-------




從暴風城傳送回來,也沒有特意要去找他們但奇怪的是怎麼也沒遇到萊恩跟洛薩。
同時也沒有找到信賴的麥迪文回到了卡拉贊,而莫羅斯前來迎接。
「卡德加呢?」
隨口詢問卡德加的蹤跡,卻獲得老管家吞吞吐吐的回應。「萊恩國王還有洛薩爵士今天來找卡德加。」
回頭望著試圖把存在感努力縮小的莫羅斯,傳送法陣在腳下浮現照亮了面無表情的守護者。
傳送到卡德加的房門前,把埃提耶什隨意放在門旁後不穩的倒下也沒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麥迪文推開門,他所要找的年輕信賴的確在房間,正跨坐在萊恩的身上面色潮紅的張大了嘴,手指緊抓著正胸前的另外一顆頭顱,不知是想推開還是更往下。
開門聲響起除了淪落在情欲裡的卡德加,萊恩跟洛薩抬頭望向門口,國王的表情有點尷尬而爵士則是稍微移開被遮掩的場景。
信賴的法袍凌亂的扯到一旁的地面,被啃咬著紅腫的嘴唇微微張合像是瀕臨死亡的魚類,盡可能地吸吐著空氣,鎖骨的凹陷處則是被咬出青紫色的瘀痕,被光臨而水澤亮光的挺立乳 頭隨著起伏而微微顫抖,比起星界法師還要來得健康的膚色上也有些結痂的傷疤,有隻手出現在視線中手指佔滿晶瑩的水痕滑過卡德加的腹部向著鼠蹊部伸去,但是卻被洛薩擋住最重要的部分,然後他的手腕微微屈起像是掌心握住了什麼般。


麥迪文聽到有東西斷然崩裂的聲音。

评论
热度(88)
  1. MiaoMiao幻夜殘月 转载了此文字
    all卡大法好!

© Miao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