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艾泽拉斯的流言蜚语6(洛卡)

清二:

*flag已拔,请组织放心



“我回来了。”


卡德加仰着头看着战马上看似神采飞扬的洛萨,紧皱着眉头,仿佛周围一切欢乐放纵的气氛都与他无关。他只觉得洛萨的脸色莫名苍白,他放在腰间佩剑上的手与其说是矜傲炫耀的姿态不如说是为了掩饰什么,他挺直的背勉强得微微颤抖。


这不对。


卡德加刚要开口,却见洛萨向他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洛萨踩着马蹬,下马的时候动作慢了很多。卡德加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冲了上去,在洛萨双脚触地的一瞬间就抱住了他。


他怕洛萨会倒下。


洛萨将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他的身上,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感受到卡德加身体的僵硬,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用着故作轻松调侃的语气,“保持微笑,卡德加。一点小伤而已,没事的。”


卡德加不知道他伤在哪里,丝毫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支撑着他的身体,用袖子一点点抹去他后颈上渗出的冷汗。


他们的声音淹没在人群的欢呼里。在外界看来,他们就只是紧紧相拥耳鬓厮磨,说着什么悄悄话,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老友,或者别的什么——根据那些宫廷里传出的秘闻。人们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或好奇或惊异地议论着他们的关系,人民在迎来一个伟大的胜利之后又有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切都是这么的好,以至于没有人去在意真相。


卡德加无意在乎那些探询揶揄的目光和言辞,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靠在自己身上越发沉重冰冷的身体上,他感觉到洛萨打在他脖颈处的鼻息越来越浅,搂着他的手无力到好像随时都要滑下,他却完完全全地不知所措。


“我说……你就不能变个戏法先把我们弄回去吗……”洛萨几乎是用气音勉强吐出了这句话。


卡德加都不知道是如何控制自己念出的咒语,他慌乱到足足试了三次才将他们成功地传送到皇宫里。洛萨在同一时间完全地昏了过去,骤然加重的重量让原本体力就消耗得差不多的卡德加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他牢牢护住了洛萨,不算厚实的背砸的生疼。


皇宫里的格外的寂静,几乎所有人都到大街上迎接他们的王的凯旋,没有人会料到卡德加会带着洛萨直接从大街传送回来。


原因很简单,洛萨根本坚持不了那么久。


卡德加听到诺大的宫殿里只回荡着他一个人沉重的呼吸声,他眼前一片发黑。


他将手伸进已经毫无知觉的洛萨的衣服里,颤抖着摸索,他腰间粗糙的纱布几乎已经完全濡湿了,卡德加甚至感觉得到鲜血仍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洛萨生命力的流失。


蓝色的咒印在他手中聚起,他紧紧按住洛萨的伤口,那些止不住的汹涌渗出的温热液体像炙热的岩浆一样烫伤了他的手,简单的治疗法术显得那么徒劳。


留守宫殿侍女推开门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卡德加抬起头,泪水终于决堤从已经失去焦点的双眼里涌出,“快叫人……求你快叫人来救他……”


“求求你……”


“他不能死……”


他着了魔似的喃喃自语,“我不能让他死……”


卡德加不知道自己保持这个姿势等了多久,他的视线模糊,双耳轰鸣,除了手下的温热他失去了一切对外界的感知,或许十几秒一分钟,或许一万年,直到有人拉开了他,有人对他说洛萨没事了,他才终于失去了意识。


洛萨再次醒来看到他熟悉的红色床帐时颇有些意外。


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微微酸胀,一低头,发现卡德加正把头靠在他的手臂上睡得正香。比之前稍微长长了些的额发遮住了一些眉眼,显得他的五官更加柔和。


洛萨有些坏心眼的动了动手臂,卡德加的头向下滑磕到床板上,发出不小的一声动静。


“你醒啦?”卡德加胡乱地揉弄着眼睛,口齿不清地说着,脸上还带着睡着时压出的红印子。


洛萨觉得十分有趣,然后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卡德加刚睡醒的时候。


“我以为你会更激动一些的,比如冲过来抱住我然后像个小公主一样开始哭。”


“嘿,说了不准叫我那个,我以为我们已经约好了的。”卡德加有些愤愤,想到他的伤又随即立刻原谅了他,“医生说你的伤已经没事了,迟早会醒的,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卡德加拍拍脸颊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不过我还是很高兴,我是你醒过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他笑得眉眼弯弯。


洛萨盯着他的脸,努力想要看出一些别的什么,“你不怪我?”


卡德加起身替他倒了一杯水,轻柔地抵在他的唇边,“你刚醒,一次不要喝太多。”


洛萨就着他的手,小口小口地抿了两口,几乎在他以为卡德加没听到打算再重复一遍的时候卡德加终于开口了。


“我知道,我听你的副官说了。激怒挟持你的兽人自己往刀口上撞,真是你的作风啊,指挥官大人。”


洛萨听着卡德加风平浪静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非常的背后发凉。


“我不怪你,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一旦你被挟持,整个军队都会受牵制。”卡德加放下手中的杯子,直直地望着洛萨,“对你来说,这场胜利是不惜生命也要达到的不是吗?”


洛萨没有办法回答,这太残忍了。


“对不起。”


卡德加摇了摇头,“我相信你,你说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可是你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洛萨在抵达暴风城之前就已经接到了全城被封锁的消息。


卡德加依旧凝视着洛萨,“那是作为守护者的责任,作为卡德加,我永远相信你。”


洛萨看着卡德加坚定的神情,他眼底的青黑,他身上发皱的衣袍,他无暇打理的蓬乱的黑发,他脸上还未完全褪去的红印子,他声音里还带着刚睡醒的鼻音,一瞬间心底柔软地一塌糊涂。


若不是伤口的牵制,洛萨只想将他拥入怀中。


完全信赖他的卡德加,对他毫无防备的卡德加,柔软却又异常坚韧的卡德加。在他宣布获得胜利时,在他被装死的兽人突袭时,在他被利刃刺透时,在他拔出匕首几乎晕死过去时,在他忍受着失血过多的眩晕时,在他在死亡线上挣扎时,他的脑海里都是卡德加,是他趴在桌上安静恬然地看书的样子,是他为自己认真穿戴盔甲的样子,是他喝醉酒双颊通红双眸异常湿润闪亮的样子,是他每天见到自己就笑得像得到了全世界的样子。


是卡德加支撑着他走过死亡的幽谷。


他的卡德加。


我爱他。


洛萨看着卡德加倾着身子为自己调整着腰间的纱布,睫毛低垂,温热的鼻息打在他的胸口。


原来我爱他。


卡德加无意间抬起头,发现洛萨的双眸蓝的让人心惊。


他稍稍拉开了距离,“怎么了?”


洛萨笑了笑,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口倾斜进来,照亮了原本昏暗的房间。


“没什么,”洛萨看着月光里的卡德加,细小的尘粒在他周身漂浮着,“只是觉得今晚的月色真美*。”


tbc



——
*夏目漱石把“我爱你”翻译为“今晚月色真美”,借这个让洛萨变相告白啦,只可惜小法师听不懂


——
说真的,讲了那么久的flag就是受个伤,反正我也下不去手虐[抹眼泪]
洛萨算是借这一刀看清自己对小法师的感情啦
有很多妹子问我小法师什么时候开窍,讲真这是个问题,我要认真讨论一下。
因为我觉得卡德加实在是太年轻了,是一个很美好也很容易被渣掉的年纪,他的人生阅历让他几乎对于爱情这种情感是懵懂的,近乎一无所知,洛萨或许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失去很多之后他能知道洛萨对他很特殊很重要,但他说不清为什么,要他意识到自己是爱着洛萨的我觉得需要很久很久,一次次的冲突一次次的意外让他慢慢能够学剖析自己的感情。但他爱上洛萨是必然的,卡德加我认为其实是一个很孤独的角色,早期他人对他的肯定源于他的顺从,当他想要自己的追求开始反抗的时候,他人对他大多是不理解的,甚至批斥和非议,他本质上是孤独的,没有人真正的理解他。洛萨是第一个在他做了自己之后肯定他的人,那一句“我真为你骄傲”对于卡德加一片懵懂的感情几乎是摧枯拉朽的冲击,足以令他瞬间就缴械投降,这也是我写前一更那段卡德加内心的原因。
对于洛萨来说,他玩世不恭的态度源于他的天性更源于他所经历的挫折,他比旁人看得更透彻。也就是洛萨作为一个老司机肯定是明白的,但他不会去揭穿,一是我觉得不管是谁经过这么两次感情冲击都会后怕的,二是卡德加只是个孩子啊!他比卡伦还小两岁啊![喂]我觉得洛萨骨子里是个很温情的人,所以我觉得让洛萨像教孩子走路一样慢慢引导卡德加让他自己明白他自己的感情或许更好。直接拎上床脱了裤子啪啪啪也是一个走向,但这篇文大概走的是温温柔柔细水长流的过日子。两个人不紧不慢打打闹闹,会有挫折,会有磨难,但终究会过去,然后有一天,卡德加突然之间明白过来,“啊,原来我已经爱了他很久了。”
只是在这天来之前可能全艾泽拉斯都要被闪瞎了。
这里借用一下中国合伙人里的一句话,感情就是平平淡淡就来的,一点也不折腾人。[大概是这样]
大概就是我这篇文了。


还有另一点就是,我认为洛卡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他们注定不是为了自己活的人。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我也想写他们一言不合就归隐山林从此闲云野鹤恣意江湖,但是没有办法,他们注定是为了使命和责任而活。为了傻白甜我已经在努力忽略这些折腾人的东西了,但是有些东西还是无法忽略,他们与平凡人所不同的,英雄背后的无奈沉重和悲哀。
大概只能在AU里达成他们平凡人一样的好好过日子了[抹眼泪]


说了这么多废话谢谢看到最后的姑娘[鞠躬]
我爱你们

评论
热度(225)

© MiaoMia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