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象棋(麦卡一发完)

不信邪:

大家好这里是明天期末肯定挂科的不信邪,因为她开车开一半决定熄火,熄了火也没有去复习专业课,而是兴高采烈玩起了游戏。


文里的麦迪文是结合了游戏和电影和小说,保证OOC,不OOC你来打我


顺便一提,象棋只是我麦卡无料大纲里的一个小细节,如果有人看的话我就出长篇无料了,对,我爱卡德加,我是部落。


唧唧歪歪了很久就是不放正文,你们来打我呀,联盟要打请找三区菲拉斯,部落要打请找五区深渊之潮。


我的天,我写完这个东西再也没脸看卡德加了。


看的时候可以配Magnificent Desolation听,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写的时候要听这个,这明明是霜火岭的BGM啊。


————————朋友,愿大地母亲忽悠着你们————————


麦迪文是个严厉的导师,但从不会给卡德加过多的负担。卡拉赞里的生活对于现在的卡德加来说其实相当轻松自在。他离开了迂腐的肯瑞托,离开了假惺惺的紫罗兰之眼,跟他倾慕的星界法师住在一起,受其指点,听其教诲,管家莫罗斯打点好一切起居生活,他只需专注学业与——他的导师。


今天所学的变形术相当迷人实用,卡德加一边走上盘旋的楼梯一边不由自主捏了捏手指,可是单纯变羊是不是有点无聊,年轻人的思绪漂浮到了有趣的地方,差点一头撞上管家。莫罗斯稳稳扶住了卡德加,并告知他的导师在新修的象棋室等他,象棋室在五十九楼。


五十九楼的楼梯口雕着第五十九只天鹅,雪白的羽毛上甚至沾着晶莹的水珠,仿佛天鹅健硕的翅膀刚刚拂过湖面。卡德加看见水珠才想起了什么,毫无疑问,这栩栩如生的天鹅被注入了他导师的法力,其含义昭然若示。


学徒就这样红着脸冒冒失失推开了象棋室的大门。他第一眼看见了他的导师,那身星界法师袍让他绝无认错的可能;第二眼是……埃兰。或者说,是大法师埃兰的影子,他导师的父亲的影子。显然,在他进来前,埃兰之影正在与麦迪文交谈,埃兰的表情相当严肃。卡德加进来的动静不小,成功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埃兰之影皱了皱眉,选择了沉默,麦迪文则微微侧身施了个法术,幽幽绿光漂浮在巨大的棋盘底座,悄悄改变了对面棋盘的人物。年轻人正为打断导师与其父亲的交谈而懊恼不已,他圆圆的脸蛋红得发烫,满脑子都是刚刚的天鹅雕像和现在的尴尬,并没有闲暇去注意导师的小动作。


下一秒,就在卡德加还没来得及开口时,埃兰之影就消失了。他的导师背对着他,低声说了句:“年轻的信赖。”他的语调平稳,不像喟叹也不似责备,一如往常。


“过来,到你的导师这里来。”


卡德加的耳根都开始泛红了,往常机敏的嘴巴此刻好像被施了禁言术一般紧闭着,他快速走向麦迪文站着的看台,走到他导师的身边,抬起眼才发现这个象棋室的独特之处,一瞬间他被震撼到了。不同于起居室慵懒闲散的装潢风格,整个象棋室显得非常简洁明了,长方形的大厅左右各设了大理石看台,看台后都有几排座位,大概是给观战的观众坐的;地面被纵横黑白线条分割成了棋盘模样,巨型棋子均有真人大小,左部棋子为人类模样,步兵持盾,骑兵执戟,牧师佩杖,国王王后的模样与乌瑞恩夫妇并无不同;右为高等精灵模样,但卡德加又隐约觉得与他见过的高等精灵不尽相似。


等他看完这一切再扭头看他的导师,没有料到会一下子四目相视。师徒二人都是蓝眼睛,跟卡德加的婴儿蓝相比,麦迪文的虹膜颜色更浅一些,像掺了冰的湖水。“老师……”卡德加的话被打断了,麦迪文扭过头直视棋盘,说:“叫麦迪文。”


卡德加觉得自己好像被炎爆术击中了一样,羞耻和喜悦一起淹没了他。他到卡拉赞来的第一天麦迪文就允许他直呼名讳,但他坚持用敬语的行为并没有招致反感。现在,他的导师要求他直呼其名。这个举动搅得卡德加满脑绮念,门口那只带露珠的天鹅仿佛飞到了他的脑海里扑腾翅膀,他不由自主想起了书架前的吻,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年轻的信赖。”等他回过神时,麦迪文已经转过身看了他很久了,眼中的寒意早已消融。他们离得很近,几乎贴在一起,麦迪文前额浅灰的须发轻轻飘拂在卡德加的脸颊,卡德加能感觉到导师呼吸中些微的酒气。他刚刚喝了酒。一个人。卡德加默默想着,心里涌上莫名的情绪。麦迪文的虹膜颜色似乎变浅了一些,他的心情因为卡德加的靠近而明显愉悦了起来:“你觉得这个象棋室怎么样?想不想来一局?”


卡德加脱口而出的“想”让麦迪文笑了起来。他低下头,一瞬间卡德加以为导师的嘴唇会贴上来,但最后只是擦过他的脸颊,停留在他的耳边:“你连规则都不听就想下棋?”麦迪文炙热的呼吸扑在卡德加敏感的脖颈,卡德加晕得更厉害了,胡乱点了点头,天鹅在他的脑子里跳起了舞,剧院管风琴的声音为天鹅伴奏,扑腾扑腾的,是天鹅扇动翅膀的声音还是他的心跳声?麦迪文凝视着他学徒通红的脸颊,慢慢地轻轻地亲了一口。


就在卡德加感觉到导师微刺的胡须扎过他脸颊的下一秒,麦迪文已经闪现到了右边的看台。他理了理自己的法袍,才转过身面对棋盘,面对左边看台上的卡德加:“听着,卡德加。你操纵人类,我操纵真龙,双方攻击力相等。倒下一个棋子,你就要听从我的一个指令。同样,我的一个棋子倒了,我也答应你一个要求;最后赢的那个人,”麦迪文的眼睛颜色似乎又浅了一些,“今天可以随心所欲。”卡德加对规则中隐藏的信息感到惊讶:“真龙?棋盘右方的棋子是真龙的模样?禁书区的书可以翻阅吗?随心所欲是……”


“真龙是可以化为人形的,你也注意到了他们的人形跟高等精灵略有不同。可以,任何书都可以,只要你能赢。”


卡德加咽了口唾沫,对导师承诺中的“任何书”满是憧憬,一下子来了精神:“好的,麦迪文……老师。”接着他迫不及待研究起了棋盘,没有察觉到麦迪文眼里一闪而过的光芒。


“现在,我们开始了。”


麦迪文倚在看台前的栏杆上,操纵着一枚真龙棋子向前移动,接着卡德加也操纵着步兵迈步向前。整个棋盘大到有点慑人,其实棋子交兵打起来之后跟普通象棋没什么两样。卡德加一边调动步兵旁边的骑兵,一边观察着麦迪文的棋子。真龙化成人形跟高等精灵真的非常相似,难怪他刚刚会看错,他们好像只有神态上的显著差别。高等精灵的眼神里总带着些许妩媚,他们追求奢华极乐,同时又高傲自大,鄙薄其他生灵——不过依他们的相貌身材和对魔法的极佳操纵能力,他们的鄙薄似乎是情有可原的;而真龙的眼神一点媚意也无,可以说是毫无波澜,甚至有些刻板,真龙……


“你走神了,卡德加。”


随着一声巨响,卡德加才发现他最开始派出的步兵已经被砍倒在地,盾牌砸在了棋盘上,锃亮的盔甲散落了一地。他讪讪抬起头,发现导师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现在,脱掉你的罩袍。”


卡德加平复不久的脸一下子又烧了起来:“可是,老师……”


“麦迪文。”麦迪文冲他眨了眨眼睛,微微笑着的表情让卡德加无力狡辩。


——————————下面是森林巨人拉的板车————————




 

评论
热度(149)

© MiaoMiao | Powered by LOFTER